高度近视眼内镜手术:

您的当前位置:龙8娱乐官网 > 眼病百科 > 近视眼 > 高度近视眼内镜手术:

高度近视眼内镜手术:ICL-V4c的爱与责任

 

本文来自:SEAN微信公众账号

作者:周行涛

 

 

 
      他是位高度近视患者,一眼2300度另一眼2500度,2002年开始在我这里随访。他的角膜厚度不足,前房又实在太浅,不适合手术,一直戴RGP。他的妹妹是2600度的近视,在长年随访中较为稳定,鉴于前房深度等各项指标合适,去年12月做了眼内镜手术V4c并联合SMILE,摆脱厚厚眼镜的困扰。他的一对6岁的双胞胎男孩精灵可爱,但分别有900度和700度的近视。他这二年带孩子来看病的时候,我好像没有看到孩子妈妈陪来,只看到他一人揽了。我没有问他更多,不知道他的生活的真实情形。
      但是,我知道当时他来的时候,还不到20岁。他是湖北人。他的熟人中有在上海打工打拼的,他投奔而来。他做了些临工,比如搬砖。他看不清楚,真看不清楚,被退工,因此来要求手术。我让他配了RGP,告诉他终有一天我要帮到他。当年也想过帮他找一份对眼睛视力要求很低的活儿,但是没有成。直到他告诉我,他在松江找到种地的工作了。后来,他带双胞胎来看我,我才知道他已经结婚生子。他问我,孩子们是否会有近视,我检查后告诉他,俩孩子都是高度近视,让他为孩子配了戴镜。

 

 


      高度近视患者是非常值得我们去关怀的群体,在现实生活中,近视很普遍,近视焦虑很普遍,高度近视者更是承受较大的压力,超高度近视者在社会生活中很少没有不被歧视的经历的。乙肝歧视中,最严重的是就业歧视,这类似的“歧视”同样发生在高度近视患者身上,通常是较为隐性罢了。在农村及其他欠发达地区,超高度近视患者甚至被家长狭隘认识所误,在人生规划人格权利等方面被排在边缘;一些规则或习惯性规定也影响高度近视者的人生走向与职业发展(比如“任何一眼矫正到4.8(0.6)镜片度数大于800度者,不能录取到野外,高空,高温,井下作业及医科专业(数学,理论物理,工农医各管理专业除外)”。我们要像反乙肝歧视一样,为近视者谋福利,但是,高度近视者的困境,将长期难以改变。
      我看到他来复诊的时候,总有些隐隐的自责,对于这样的近视,尚需要寻找更合适的解决方案,我也满心期待。他让我想到我治疗的另一个幸运的高度近视患者,是我国V4c通过认证后的第一个手术病例,度数是1500度,手术后达到1.0,手术第三天就恢复正常工作和生活,不久前来复查过,而且,他携新生的宝宝也让我检查了眼睛,宝宝的眼睛目前是正常的。那个手术日是2014年11月14日,今天是2015年11月14日,转瞬整整一年过去,我很欣慰他的效果很好。在我国,V4c的认知在深化,V4c手术已不是一片眼内镜片的“简单”植入,而是一个针对高度近视的规范的矫治体系的建立,STARR严格的植入追溯系统,也提供了良好的安全保障。

 

 


      是什么使得眼内镜手术“忽如一夜春风来”?最最主要的是广大的高度近视患者的深切的内在需求,这一需求促使同行们去应用好新技术新产品,把临床实践做细做好。另一方面,仍有很多患者并不知道眼内镜手术可以矫正他的高度近视,很多医生也没有充分认知高度近视手术带给患者的不只是医学的治疗,更改善高度近视者的深层的社会学内涵,特别是高度近视青年人格成长及社会上生存与发展的空间。无论是近视患者还是医生同行,都需要进一步客观地认识这项眼内镜技术,这也要求我们做好科学传播,这样才可以让更多人获得帮助。可是,我们做好了吗?
      全球已有超过60万近视及散光者通过眼内镜术矫正,不论是1200度,还是1900度,还是薄角膜的中高度近视,循证表明安全良效。眼内镜手术是一个微创手术,不超过3毫米的手术切口无需缝合,当角膜不足以承受激光手术的时候,眼内空间前房深度合适且角膜内皮无异常、不伴有高眼压因素的高近患者,原则上适合“加法”眼内镜手术。当然,眼内镜手术的适应证规范非常重要,必须在专科医生的严格评估后实施。一件好事,理应是去做到极致完美。一个人的手,毕竟只是一双手,你带会了一个同行,就又多了一双助人明亮的手。只是,无论怎样努力,仍有一些高度近视者无法享有自由的清晰视觉,至少国内还有四五千万以上的高度近视患者等待更多的同道去矫治。

 

 


      高兴的是,我国高度近视的眼内镜矫正之路扎实稳健,沈教授最早精湛开展,2006年CFDA通过ICLV4型认证后很多单位开展。2014年10月CFDA通过新一代ICL即V4c,重要的改良是拥有直径360微米的中心微孔,摒弃虹膜激光打孔,房水近似自然流通,更符合生理循环,减少术后眼压升高,减少晶体混浊。我们对包括第一例V4c在内的连续病例随访下来,确实病人的满意度较高。不仅如此,带散光的ToricV4c(瑛教授开展国内第一例散光V4c效果同样很好)为高度近视合并散光的患者提供了有效矫正方案。实践中,量与质超佳的周院磊教授、沈教授瑛教授、岩教授邓教授、雯教授等一批专家都纷纷报告安全稳定的结果,在欧洲白内障与屈光外科年会上也发表学术演讲。
      我国的V4c进步之快令人惊讶,越来越多的眼科同道掌握和应用这一新技术,越来越多的高度近视者受惠获益。在2015年,全国同道们对眼内镜技术安全性策略与防治细节特别重视,几乎每周都进行讨论,无私地分享经验和体会。我确信这份对近视患者的爱与责任,在苍茫的时空中会一点点照亮现实。固然我们尚没有做到“治未病”把高度近视防好,但我们当下确可以做到的是,每个医生精益求精把每个ICLV4c都做好,使近视患者在新技术帮助下更清晰地看世界,更美好地生活!

 

 

 

 

更多新闻请点击:/news/

 

问答模式

暂无数据..